热线电话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> 广东新闻 >

NJU核真录葛孝、许子怡:如何做一篇核真报道?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 19:21


  自1月23日武汉封城以来,NJU核线篇,包括境外疫情新闻核查、“特效药”核查、“入境隔离费”核查等,稿件阅读量均破千。

  深度训练营采访了NJU核真录的责编葛孝和学生记者许子怡,她们将从自身学习经验和疫情核查经历出发,分享她们在疫情期间从选题到数据搜集再到写稿的经验和技巧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第一步,一般是先要有一个选题,可能是大家群里一起讨论出来的,或者是你搜集资料得来的。确定选题之后,一般我们组的操作过程是先写一份构想,里面包括数据来源、数据搜集渠道、数据维度,数据维度指的是搜集的数据类型。比如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这篇一开始设定的框架是搜集药品名字,媒体报道的研究机构的研究阶段,附上时间点和来源链接,方便之后复查。

  另外还有确定数据适用的时间段,我们会明确数据的来源是处于哪个时间段的,避免出现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。接着确定稿件的整体框架,要去探讨什么问题,着重于哪些板块,为后面撰稿建立一个框架。

  第二步是数据搜集。我们一般做的核查都是与数据有关的。在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这篇中,数据体现的比较明显的特点就是数据比较分散,不像专题或法律文书那样资料比较集中,所以其实大家都参与进了数据收集的过程。利用石墨协作,我们可以比较明显地看到搜集到的数据中是否有重复部分,写作的时候会比较方便。我们主要是用《今日头条》搜索,《今日头条》囊括的报道比较多,微博、公众号、朋友圈里转发的也会作为补充。

  第三步是数据分析。将我们之前对数据的构想作为主要框架,看搜集到的数据能不能完成你的构想,需不需要做一些变动这样,这是分析的阶段。最后撰稿和制图部分,就是根据你之前的核查思路完成即可。

  NJU核真录许子怡:刚开始,我们内部并没有分工,没有按小组分板块,现在我们就分了很多板块,我们组是社会时政组,有的组是境外媒体组。按照小组分版块,经常做同一类型的就会比较熟练些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我们主要是因为有谣言才会核查。我们的目标就是让大家对信息有一种比较真实的观感。所以如果是涉及到传播谣言比较多的,我们一般都会去做。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也是我们觉得谣言比较混杂的话题。第二,是关注的人比较多。在疫情期间,大家比较关注治疗药物,但这些药物还是存在不确定性。第三,观察到的周围的机构或者人对事情的反应等。

  深度营: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这篇涉及医疗,是大部分学生不熟悉的领域,你们当时是如何寻找数据维度的?

  NJU核真录葛孝:我们组内成员先讨论,讨论之前大家会阅读相关文章,寻找文章里的明显特征,比如药品名称,药品的研究机构,也会习惯性地将报道的媒体也纳入维度范围。至于研究阶段,当时我们讨论,既然是一个药品,肯定要知道它是已经投入使用了,还是处于研究阶段,以及我们之前的观感是很多药品并没有经过验证,就直接报道出来它对抑制冠状病毒有效,有一定可能误导读者,因此我们觉得,研究阶段是一个值得体现的事情。

  至于时间点,为了显得清楚明白哪个时间段研究进行到什么地步,我们做编码的时候会纳入进来。平时我们做稿件也会对时间点比较敏感。我们当时在收集数据的时候,发现信息量非常大,报道某一种特效药的媒体非常多,不管是媒体还是网上的小道消息,报道数量都非常多,很难确定哪一家媒体是首发报道,或者是集中报道阶段,因为有些的特效药在1月底被提起,3月份又继续被报道,所以具体时间是比较难做到精确的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我们不会关注全网的内容,因为内容太多了,所以每次做一个选题,我们会确定数据主要来源是什么。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中的数据主要来源《今日头条》的检索,微博热传、朋友圈为辅。当时选择《今日头条》是因为不想过分集中于权威媒体的报道,也想看一下较小媒体或者自媒体的报道,在具体检索过程中,我们确定了几个关键词去进行检索的,比如“特效药”、“新冠治愈“这类的有效词语,但实际经过检索,我们发现很多内容是重复的,而且信息比较模糊。

  我们检索的目的只是获取报道事实这部分,实际药物效果以及研究阶段,我们需要通过另外的权威平台去获取的。每个药品的研究机构是固定的,我们会去一些比较官方的媒体求证,或者在药物登记处查看是否属实。至于机构属地,我们在整理好研究机构后,觉得应该给它下滑一个维度,所以我们给这些机构分了类,比如个人或者是事业型单位,所属地区也是一个分类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我一般会去将文章的特点记下来,将它的链接放在后面,读多了大概总结出一些后,就会觉得他它们是有这样的共同特点的,然后再往下看的时候,会发现它是都可以一一归类到这些特点里面的。

  我们原来没有想把报道标题纳入考量范围,但是我们在做数据分析的时候,发现这些报道都有一个共性:你说不出来它哪里错,但是它让你产生一种这个药太神奇的感觉,比如写到“克星“,让人感觉这个药已经研制出来,可以放心使用。报道的每个字只是在告诉你一个结论而已,但如果研究里面的逻辑,会发现它在某种程度上误导你。我看到的多数报道对研究阶段的表述并不清楚,比如说写的是在临床中使用,但没有指明是在临床试验还是临床治疗。另外,大多数读者面对这样的文章,他应该是不会去看里面枯燥的内容的,只会从标题提取关键信息,所以我们觉得标题相比内容是比较值得分析的地方,我们想去弄清这些药物到底是研究到了什么阶段。

  NJU许子怡:在疫情当中,除了对疾病传染的方面,人们对治疗这方面是非常关注的,在核查中不断地发现有新的信息,比如说可能有一些药物已经被写入了治疗方案当中,但实际上它只是针对了特定的某个阶段的治疗,而且我们也发现在别的权威报道中这种药物,可能正处于另一种研究的研究阶段中,有多重的信息,需要我们去相互比对,然后再结合我们对它的一些学习和了解,得出一些我们觉得比较客观的结论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我们之前有做构想,会设想稿件分成几个板块,什么在前什么在后,比较受关注的问题会放前一些,比如研究机构这种不会愿意花太长时间看的,我们就会往后放些。我们写稿子也是有一定套路的,主要是先写导语,说明情况、做核查的原因、核查了哪些方面、结论是什么,也是为了让读者不浪费太多时间,可以直接看到结论。

  深度营:涉及一些专业领域,做核查报道会不会面临表述方面的困难,如何让报道易读?

  NJU核真录葛孝:一般来说是会有的,不是比较擅长的领域,对这个方面了解的比较少一点。但是如果要做这样的选题的话,我们当然是从自己擅长的方向入手,就是看报道,报道中有看不清楚,看不明白的地方,比如研究阶段,研究的机构名称等,虽然一开始会觉得它很复杂,但是你需要去了解它,才能写好这篇稿子,如果你自己都不是非常理解的话,你可能也没有办法理解这个数据背后的含义。我们每做一个领域的稿子,也会对领域去做一些了解,特别是报道中提及的一些名词,我们会去查资料。

  我们的稿子里很多都是图片,我们尽量让大家一眼看出图片要表达的意思,有的比较难做图,只能列数据,但表格的效果还是比文字的要好。我们也会在文章中把我们觉得重要的东西描红加粗,引起读者关注。

  图片来源:《核查22种传说中的新冠“特效药”,都研制得如何了?》04 做核查报道的态度和意义

  NJU核真录葛孝:之前我想做这个报道是为指出谁哪里做的不对,但老师就跟我们说,不要抱着反对它的心态去做一篇报道,很多证据表明它其实并没有不对,只是做得不那么好。我们是用数据说话,不能带有个人的情感偏向,主要就是把客观事实呈现出来,如果带有倾向反而容易放大它的缺点。我觉得客观理性的心态是更正确的,不会让你选择性地忽视掉一些东西,或者接受一些你想获得的东西。

  NJU核真录葛孝:学新闻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身边有很多谣言或者谣传,如果我作为一个没有学新闻的,或者是媒介素养并不是很高的高中生的时候,我会对所有的事情都信以为真,会觉得传播的信息可能有假的成分,但是真实的还是多的。

  我的一些亲戚朋友,他们对于新闻、报道、朋友圈的文章,并不会思考过深,不会去怀疑这是真的或假的,而会当做一种真实存在的事情进行传播。我们做核真这样的稿件,就是想要把真相给读者看,让他们了解在这些报道背后,他们究竟面对的是一个怎么样的现实,而不去被纷繁复杂的谣言、谣传蒙蔽双眼。所以我们一直追求的也就是真实。

  可能在做稿件的过程中,我们并不能全面的把这个事件的所有真相去告诉读者,但是我们尽我们的努力去把每一个有疑问的地方,或者是每一个会误导到读者的东西去做一个核查,看看它是真的还是假的。

上一篇:2019年国内外大型体育赛事看直播就要珠江数码

下一篇:人民日报社拍摄扶贫纪录片《中国扶贫在路上》上线

企业公告
中心动态
关闭